辛真诚

并不真诚

做了一百零五个关于你的梦 醒来你还是在我看不见的远方
日您妈

风流少女的自省



我本以为我是一个风流自在的酷girl




在我的观念里 似乎忠诚并不是那么重要的东西 我在有恋爱的对象的时候 如果又有了喜欢的人 也无可厚非




然而二十年过去了 我突然发现 原来我可能不是这样的酷girl




虽然我的观念确实是这样 但是我却并不会这样做




听起来不矛盾 又好像有点矛盾




简单点说吧 我似乎无法在爱着一个人的时候 对其他人再产生好感




我谈恋爱能够全心全意的投入 而且这是很自然就会发生的事




前些天我的基友粑儿告诉我说 她想和男朋友分手了 原因是觉得自己不够喜欢他 同时也为他到底有没有付出而纠结




我觉得我可以理解她 但是却不能感同身受




她是蛮恋爱至上的人 想要遇到又可爱又有趣的人 谈称心如意的恋爱 并且她似乎可以在恋爱里分神 恋爱时对其他的人也会产生不一样的感觉 就和单身时差不多




就是这样




但是我却不能




我永远会热切的爱着你 直到我们分开




并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件好事












九月二十三









我们也曾经聊到很晚很晚

约操场讲故事










最近很忙

累 委屈 不爽 生气









像是我唠唠叨叨讲心事

你给我一个后背









很晚 睡了








饿 而且冷

很难过











怪自己想太多

好气




不如 我们再约一次高中

说真的 我很多时候没有觉得大学比高中好多少

如果没有什么生活所迫 我愿意一辈子处在高中那种状态

安逸的状态




高中三年 我完全没有过什么紧张的状态

就算是高三 我也从来没在宿舍学过习 没在周末努过力


高三我的生活是这样的

早上和小饼约一个早饭 我们一般会去二楼吃玉米馅儿的包子

然后睡个两三节课

然后一边和我的同桌天天(这是一个人名)吵闹聊天一边学学习做做题

然后和小饼小蒿约一个午饭 我们的选择一般是二楼的三楼的餐盘或者是咖喱饭或者是咸菜肉饭或者是麻辣烫或者是哎呀反正挺多的

然后回到宿舍 和老谦抱在一起亲一会 摸一会老曈的胸 在鸡萌做题的时候捣一会乱

然后刷个微博睡觉

然后起床

噢不

夏天的时候 后来我们就不起床了

我们躺在各自的床上 嘟嘟囔囔的不想起 我就给黑黑发一个短信要求多睡一会 他一般会笑嘻嘻的批准

所以后来下午的第一节课教室里就没啥人了

我们呢 其实也没有继续睡

我们胡乱跑到谁的床上 七手八脚的叠在一起

脸对着脸

手拉着手

腻到两节课过去了 才恋恋不舍的起来 收拾好自己去教室

一下午又过去了

晚上和小完小屌小饼约个饭  我们一般会吃…算了不列举了打字很累

反正我们的选择很多很多

而且很赞

不过后来约饭没有小屌了 因为她谈恋爱了

反正我挺佩服她



然后在外面溜达一圈 看看打篮球的男孩子们 瞅瞅跑步的女孩子们


然后正儿八经的做一晚上的题

做数学做圆锥曲线三角函数立体几何

做英语做完形填空阅读理解选词填空

背政治历史地理背世界观方法论唐朝宋朝元朝明朝清朝气候类型区位分析

你看 过了一年我还是记得的

什么?语文?

噢 语文是什么(摊手




然后最奇妙的时光 就是晚自习的课间

我们在厕所里互相壁咚

在走廊的小窗户旁边吹风聊少女心事就差一根烟

我们去楼上看好看的男孩子

我们去楼下看喜欢的新学校


后来 就放学了

我躺在床上 床下是她们看书的暖暖的灯光 我昏昏欲睡的在耳机里一首歌和一首歌的间隙中 听见她们翻书和私语的声音

想起在老校区 她们还不这么用功读书的时候 我们都躺在床上 听着窗外遥远的火车声

呜呜呜 呜呜呜

我在火车声里 睡着了

等我睡醒了 我就已经在大学了







我姥姥给我打电话的时候 总是会问我 累不累啊?没有高中累吧?我会说还好还好 但是我心里想的是 高中一点都不累

我觉得可能是因为我不爱学习的原因

我觉得高中时代 又安逸 又轻松 又愉快

对着卷子上的题 我是了解它的 我知道它要考什么点答什么话用什么方法


这种得心应手的感觉 是很奇妙的

很少有一大群人为了同样的一个目标努力做同一件事情的感觉 高中是一次呢



夏天又来啦 又有一群人要毕业啦

不如我们这个夏天 再约一次高中?

遇见



有的时候我觉得遇见一个人的时机太重要了




比如我遇见一个人之后

我好想参与一下他的过去

也许我能陪他度过一些快乐的或者难过的时光

也有共同的朋友 相似的过去




但是我又想了想

不对


以前任何一个时刻的我 都不是遇见他的那个时候的我

而正是我们分别经历了不同的事之后 我们才遇到

才彼此吸引





如果是更早一些遇见你

也许我只是路人呢






无须



从小我听说女生要矜持

特别是在对待异性的时候

但是我做的不好

我几乎毫无余力的把我的热爱 依赖 甚至崇拜 全部都表现的淋漓尽致

我觉得 如果是真正相爱的两个人

我想要在电影院拉你的手
我想要在傍晚的操场拥抱你
我想要在自习课偷偷的亲你

但是如果老娘为了女生的矜持
老娘就憋死了



"只是他恰好需要 你恰好在"

生不起病


我昨天去医院检查 走之前疯狂的找我的医保本 无果

我记得我之前收拾东西的时候 认为它是个鸡肋 因为我是小仙女 我不会生病

然后现在我生病了 虽然没啥卵事 医生可劲的吓唬我 好像我不给她这几千块钱我就会不孕不育一样 科科

但是我好难过

我觉得我一个人来这么远的地方上学 我走的路都是填志愿的时候脑子里进的水 大家都是独立的个体 关系再亲密也做不到给予人最深的慰藉 而我也不喜欢好朋友们太照顾和关心我 感觉说不上来的怪

我再也不要生病了 因为我没有钱了 而且没有爱💔